当前位置:首页>>他山之石
和教师一起打造学校的精神长相
发布日期: 2015-10-21  浏览次数: 479

■王洁

  

    上星期,我受邀参加了一个“名校长培养基地”的活动,内容是讨论制作教师培训的微视频课程。活动中,仅仅是课程模块的参考选题,就让我和校长们展开了一场热烈的讨论,促发了我对自身原有观念的反省。

    在校长“专业能力”模块中,有一项内容为“教师修闲活动设计”,换言之,“设计教师修闲活动”被视为校长专业能力的一个方面。大家疑惑:这难道不是工会的责任,为什么是校长的专业能力?开展这类活动不就是增加教师之间的凝聚力吗,和教师专业成长有什么直接关联?

    我自己的问题是:为什么是“修闲”而不是“休闲”?“修”和“休”的区别究竟在哪里?联想到日本对教师研修的法令规定:教师为了履行其职务,要努力地不断研究和修养。按照以往我的解读,“研修”就是教师的研究和进修学习,鉴于此我们也常常把学校开展的“校本教研”称为“校本研修”,其背后的想法是教师不仅要研究教学,还要同时进修提高。但是,如果我们静下心来认真琢磨,就会发现这个“修”字不单是一般意义的“进修学习”,更有“修养”的意思在其中。《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对此做了明确要求。因此,教师自身的“修养”很重要,应该也必然成为教师专业素养不可或缺的部分。

    事实上,当我们的眼光不仅仅落在教师的教学能力上而且也关注到教师个人修养的时候,我们已经完全把教师视为一个完整的人:他(她)不仅需要钻研学问,而且还要不断修为人格,成为学生的楷模。于是,“专门的研究”与“做人处事的修养”成为教师研修中两个必不可少的因素,需要校长有意识地设计和策划。

    教师修养作为存在于其行为习惯中的一种涵养、精神、品德和信仰,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而需要一个完善和历练的过程。这个过程一定不是程式化的教导,而是润物无声的默默感动与感化。而以“修闲”活动作为切入口,无疑是一种智慧的做法。在我所接触的校长中,上海市闵行区古美学校推出的一系列举措使我产生了很多感悟。

    首先,尽可能地帮助教师实现内心的和谐。学校很早就开设了“教师心灵成长工作坊”,解决教师的心态问题。几年来,学校分层面向班主任、青年教师、党员教师、全体教师进行了团体心理培训,让教师们在游戏体验、讲座中,在与同伴的分享交流中,积聚、滋生幸福的正能量。面上培训的同时,学校还鼓励教师参加心理咨询师的培训,培养自己的专家。

    其次,精心培养教师健康生活的习惯。“忙”是一线老师共同的感慨:一到学校就像个陀螺,转起就停不下来,很多教师一有空闲就“喜欢”抓学生,搞得大家精疲力竭。学校党支部、行政、工会联手,设立了五行操俱乐部(早上)、太极乐园(中午)、羽毛球队(四点后)等项目,用丰富的活动引导教师健康工作、健康生活。学校还相继成立了手工制作组、茶艺社、读书会、旗袍社、二胡组等,利用课间午后活动,既发展了教师个体的兴趣爱好,更让教师带着愉快的情绪、积极的状态投入工作。

    再其次,引导教师提升建构生活情趣的能力。教师生活原本就不应该是枯燥乏味的,但如何让教师具备自我建构情趣生活的能力?学校以年级组为单位,在统一配置办公桌椅后,其余的内装修自己筹划,要求凸显“净化、绿化、美化、文化”。老师们的智慧、创造力一旦被激发,真有无限风光:九年级打造茶文化品牌,八年级的香道独具特色;四年级办公室空间较大,教师们灵机一动辟出了“瑜伽运动角”,工作之余锻炼身心。有教师说:“每天工作在这样优雅的环境中,能不愉悦吗?”

    有人说,“修养是一个人的精神长相”,它体现的是一个人的综合素质。同样,在一所学校里,教师群体的修养,就应该是这所学校的精神长相,体现的是学校的办学品质。群体修养与个体修养是相互联系、相互涵养的,校长要用心在提升教师群体修养上下功夫。

 

(作者系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普通教育研究所副所长,教师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2015年7月2日)